Scrolling Headlines:

Pipkins’ double-double leads UMass men’s basketball over Western Carolina -

November 21, 2017

Luwane Pipkins leads the UMass men’s basketball shooting show in 101-76 win over Niagara -

November 19, 2017

UMass to face tough test with Niagara backcourt -

November 19, 2017

Hockey Notebook: John Leonard on an early season tear for UMass hockey -

November 18, 2017

Clock runs out on UMass men’s soccer’s dream season in NCAA opener -

November 17, 2017

2017 Basketball Special Issue -

November 16, 2017

UMass men’s basketball prepares for transitional season in 2017-18 -

November 16, 2017

Author Viet Thanh Nguyen discusses how history and humanity is remembered -

November 16, 2017

CMASS completes seven-week discussion series -

November 16, 2017

UMass women’s basketball resets and reloads, looking to improve on last year’s record with plenty of new talent -

November 16, 2017

Matt McCall’s winding path to bring unity to UMass -

November 16, 2017

Carl Pierre is a piece to Matt McCall’s basketball program -

November 16, 2017

Why they stayed: Malik Hines, Chris Baldwin and C.J. Anderson -

November 16, 2017

McConnell chooses politics over morals -

November 16, 2017

Swipe right for love? Probably not. -

November 16, 2017

‘The Florida Project’ is a monument to the other side of paradise -

November 16, 2017

‘Thor: Ragnarok’ doesn’t have to be the best Marvel movie -

November 16, 2017

Thursday’s NCAA tournament rematch between UMass men’s soccer and Colgate will be a battle of adjustments -

November 15, 2017

Veteran belonging and the decline of American communities discussed by journalist and author at Amherst College -

November 15, 2017

‘UMass Cares About Cancer’ Hosts Blanket Making Event -

November 15, 2017

“麻州大学癌症关怀小组”举行制作毛毯活动

这是该组织第二年举行此活动。

Read More

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在史密斯学院就行政权力扩大的问题进行演讲

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律与哲学教授Claire Finkelstein在史密斯学院演讲

Read More

麻州大学工程学院内出现种族主义蓄意破坏行为

公告板上有色人种学生的照片和简介被蓄意破坏

Read More

来安城农贸市场支持本地农民

Laura Skinner Collegian 特派记者 翻译:Alex Heroux 校对:Shayue Qi 祁沙玥 虽然温暖的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是的,秋天马上就要来了),但是我们还有时间走出家门,光临本地商业。安城充满了独特的人-家庭, 农场主及本地居民,他们都想跟我们分享他们的激情。玉米地迷宫,干草车,苹果和南瓜果园是安城居民每年秋天都会提供的娱 乐项目。如果你喜欢秋天—南瓜香料,西葫芦,苹果酒,甜甜圈,各种各样的派,还有更多-你一定要来安城农贸市场。这是农场主跟其他人分享生活的最佳场所。 从4月22日到11月18日的每个星期六,在安城公园旁边的停车场,安城农贸市场都会如期举行。超过30家供应商的加入,让农贸市场能够为所有美食爱好者提供各种各样的食物,比如焙烤食品,新鲜的农产品,葡萄酒和各种季节性产品。 这个农贸市场从1972年建立以来就成为安城的重要中心,它是由安城社区委员会成立的。 委员会的成员都是本地居民,比如说农场主John Spineti,他从第一届农贸农场开幕以来,只缺席过一天。 农贸市场经理David Machowski说:“作为供应商,农场主或者经理,在4月至11月间,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都会在这里,因为农贸市场在各种天气下都开放。” Machowski说的话一点没错。安城农贸市场每个星期六都会开幕,从未间断。在45年间,农贸市场从未因为恶劣天气或其他原因取消。大家的奉献精神表现了供应商和顾客之间强 烈的社区意识。 安城农贸市场有着稳定和忠诚的顾客群体。农贸市场欢迎本地大学生来享用新鲜的农产品和其他产品。市场的气氛总是非常热闹,这里有现场音乐,还有很多毛茸茸的小伙伴-狗主人非常欢迎大家与他们的宠物狗玩耍。另外,他们还卖适合大学生活的装饰品,这些装饰品通常比较小,适合放在宿舍或者公寓里。 安城农贸市场也促进了可持续发展,支持了本地产业。这也是对麻州大学非常重要的部分。在这里,你甚至会遇到一些农场主,他们种植的农产品正是我们在食堂吃到的美食的原料。这些农场主来农贸市场并不是为了做生意,而是来社交。他们想跟客户聊天,了解他们。 安城农贸市场在“纽约每日膳食”全国最好的农贸市场排名中位列第62位。麻州唯一一个可以跟安城农贸市场媲美的是波士顿的科普利广场市场。 找一天带着你的朋友来安城农贸市场,认识一下为食堂美食提供原料的本地农民。下一次想在家做一顿大餐的时候,来安城农贸市场选购一些新鲜的水果,或者买点美味的烘焙食品吧。星期六的时候,欢迎你们来农贸市场走一走!在这里,你可以更好地了解你所居住的社区,也能享受安城出产的好东西。 联系Collegian记者Laura Skinner,可发邮件至lskinner@umass.edu.

Read More

人民市场为波多黎各举办捐款活动

Katherine Esten Collegian记者 翻译:Alex Heroux 编辑: Shayue Qi 祁沙玥   十月十一日到十八日,人民市场在学生中心举办了一场捐款活动,为在飓风玛丽亚中受灾的波多黎各群众募集善款。 人民市场以“校园内最好的咖啡”闻名。他们呼吁大家参与“付值得的钱”活动。买咖啡时,客户可以选择支付市场价格,也可以选择支付更多,活动的收益将用于飓风玛丽亚导致的灾情的救援活动。 Jessica Benitez是市场营销、酒店管理和旅游专业的大四学生,她在人民市场工作三年了。 她说每个学期都有“付值得的钱”捐款活动,但这个学期活动应该帮助的对象非常明确。 “我们觉得波多黎各的灾情显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我们希望能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帮助当地的商业和非营利组织。”Benitez说 ,“自然灾害刚发生的时候,各方提供了很多支持和援助,但是在摄像机离开并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人们便渐渐淡忘了这件事。这就是为什 么我们想继续支持(波多黎各)。” 在人民市场工作的生物学专业大四学生Freddy Ramos表示,筹集的资金将捐给“麻州西部 波多黎各联合会”。 “(麻州西部波多黎各联合会)是一个集合了政治领袖、非营利组织、企业所有人和社区积极分子的组织,他们在当地做了很多工作。该组织与地方、州和联邦政府官员合作,在必要的时候提供帮助,“ Ramos说,“波多黎各人口主要集中在低谷地区,比如Holyoke和Springfield。”他又补充说,人民市场通过这个组织捐款,是为了“确保善款能直接进入波多黎各。” 据CNN报道,在波多黎各,玛丽亚飓风导致的死亡人数已上升到48人,而在飓风袭击的三个星期后,波多黎各人“仍然需要每天面对食物,水和其他必需品短缺的问题,同时他们还得想办法解决家园被毁,商业停止经营带来的麻烦。”由于大面积的停电,许多社区仍 然处于孤立状态,道路被封,电话无法接通。 了解了捐款活动并且拜访了人民市场以后,大一心理学系的学生Victoria Lawrence表示,“(我)很高兴我们的校园能积极组织为美国自然灾害受害者捐款的活动,并为学生们提供了支持其他美国同胞的途径。” 最终收到的捐款金额仍在计算中。 “通常情况下我们能够募集到大量资金,”Benitez说,“我们并不是要人们支付20美元或者10美元,这很难实现。但是在99%的情况下,人们会愿意多付一点点(来支持捐款活动)。我们只是一家本地的小咖啡店,但是如果我们有能力用我们的咖啡来帮助在波多黎各的难民,那我们为什么不去做呢?”   联系Collegian记者Katherine Esten,可发邮件至kesten@umass.edu.

Read More

岭南大学教授讨论不同极权主义国家的区别

Jordan Freeman Collegian记者 翻译:Alex Heroux 编辑: Shayue Qi 祁沙玥   十月五日, 香港的岭南大学的教授Peter Baehr在赫特楼(Herter Hall)举行了演讲,演讲的主题是纳粹德国与苏维埃俄罗斯极权主义政权下的种族和阶级清洗。 Baehr在 “种族清洗,阶级清洗:从Hannahjk Arendt到Victor Zaslavsky.” 的演讲中说:”尽管驱逐出境与集中营相比是不一样的,但大屠杀都是两者造成的结果。“ Baehr在演讲中也讨论了标题中出现的两位思想家:Ardent和Zaslavsky。他讨论了两个思想家的不同,也解释了这两位思想家之间对极权主义制度看法的区别。他说,他热衷于讨论Zaslavasky因为Zaslavsky是他的朋友。 Baehr说:“两位思想家的主要区别在于Arendt认为极权主义制度在1953年斯大林死亡之后就结束了, 但Zaslavsky认为斯大林死亡之后政权变成另一种形式的极权主义。“ 他继续讲到,Arendt认为巨大警察帝国被清算之后极权主义就已经灭亡了,同时大部分集中营被也被解散了。 然后,Baehr解释了这两种极权主义制度之间存在的巨大区别,同时也指出了它们的相似之处。在纳粹德国,阿道夫-西特勒为了实现 “民族纯洁” 的目标,使用了种族清洗来过滤人口。另一方面,斯大林在占领波兰时采用阶级清洗的方式,他的阶级清洗针对任何富有的,受过教育的或者对他的政策表现出一点点反对的人。 麻州大学历史教授 Daniel Gordon说:“(Baehr做出的关于)任何都可能受害的一般恐怖活动与明确目标群体的恐怖活动的区别非常有意思。” 根据Baehr的理论, 这两极权主义政权采用同样的方式来实现两个不同的目标-德国试图实现种族纯正,而苏维埃俄罗斯则想实现政治统一。 Baehr提到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惊讶的历史事件。Katyn是位于波兰东部的森林,纳粹分子在那里找到了一个大约有两万五千名波兰军官与预备役军人的大型墓地。斯大林谋杀了这些人并把罪行栽赃给纳粹。 把两千五百名军官谋杀以后,斯大林把这些人的家属驱逐到哈萨克斯坦。Baehr说,由于路途中严酷的条件,旅途中有99%的家属死亡。这是斯大林清洗人口的方式,尽管这会导致成千上万人的死亡。 英语专业的大二学生Micaela Moore说: “我现在会重新审视极权主义政权。” 演讲结束后,Baehr说他希望听众能通过他的演讲意识到Zaslavsky的思想在理解极权主义政权,民族与阶级清洗方面的革命性贡献。 联系Collegian记者Jordan Freedman,可发邮件至jafreedman@umass.edu.

Read More

麻州大学教授谈到积极旁观者面对种族灭绝大屠杀时起的作用

Collegian记者: Matt Wallas 翻译:Alex Heroux 校对:Shayue Qi 祁沙玥 Ervin Staub, 麻州大学心理学的荣誉退休教授,童年时曾在纳粹占领的匈牙利居住。他在 纳粹控制下生活的经历促使了他对旁观者在面对种族灭绝时行为和影响的研究。 十月二日,Staub在麻州大学举办演讲。在演讲中,他讨论了旁观者在世界各地发生的事 件中起到的减轻或加重压迫的作用。 Staub的中心论点是:旁观者有两种,消极旁观者和积极旁观者。消极旁观者可能在看到 压迫的行为时保持沉默;积极旁观者则会为了帮助被压迫者而采取行为。 他在哈佛大学和麻州大学做了多年的相关研究,研究对象涉及儿童和成年人,研究内容多 样。通过研究, Staub发现积极旁观者的主要动机是“对他人福祉负责”。 “在某个特定的社群中,社群的标准可以发展为:每个人都知道他/她能得到帮助,他/她 也知道自己需要帮助别人。Staub说,”这个群体可以是学校,也可以是各种各样其他形式 的社群,但是这种发展必须从内部开始。“ Staub继续解释说,许多警察是消极旁观者,他们选择忠于那些犯下暴力行为的同事 。Staub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保持沉默可能导致强烈的内疚,从而最终导致精神疾病。 当被问及参加此次演讲最大的收获时,在慈悲建设和平中心工作的和平建设者Ginny Morrison说:“旁观者可以通过很小的行动阻止事态的发展,这真的意义非凡。” “我们必须尝试相互理解,”在麻州大学心理与脑科学系任教的教授Lisa Harvey说,“这是和 解与和平非常重要的一步,相互倾听,相互理解,同时采取行为,我们要为捍卫自己的信 仰做出努力。” Staub进一步阐释了他为改善世界各地的压迫做出的努力以及如何培养他人成为积极旁观 者。除了去卢旺达这样的发生过严重压迫的国家,Staub也与警察合作,帮助他们变成积 极旁观者。同时,Staub也拜访了很多学校,帮助学生变成积极旁观者。 Staub在演讲中不断地强调,大家都应该为那些被压迫的人采取行动,阻止压迫的发生。 Staub说: “如果你看到别人受到伤害而不提供帮助,那么你不可能敞开心扉,并一直保持 开放的灵魂。”

Read More

Shaughnessy Naughton主张政治需要STEM专业人才的加入

前国会候选人Naughton在曼荷莲学院演讲

Read More

麻州大学共和党学生在当前政治气候下感到被排挤

特派记者 Miranda Emily Eden Senft 译成者 Alex Heroux   昨天晚上,麻州大学共和党在学生中心411召开了他们的第二次大会。 每个人进入房间都会被微笑欢迎,并且收到一本“口袋宪法”。大家在房间里互相问候,聊身边的话题,比如最近的天气怎么样,麻州大学最好的餐厅是哪一个。 因为这次的会议形式是公开讨论会,所以与会成员可以自由提出想要讨论的话题。昨晚的话题聚焦在朝鲜问题上,最后大家达成共识,认为这个问题非常复杂。 本次会议包括会议导论和一个能展示社团各种意见的活动。这个活动让大家一人说一个词描写特朗普的总统竞选,这些词从“无法预测”,“无效”,“令人泄气”到 “精彩”,“大型的”,“革命性的。” Sara Ceasrine是一名刚刚加入社团四年级的学生,她说“我觉得除了这个社团,我没法在其他地方自由讨论我的观点,这个社团是我的避难所。” Ceasrine,一名日语和比较文学双专业的学生,去年去日本交流。她说选举的时候呆在在日本“让我产生了为美日关系做贡献和发出她的共和党声音的愿望。” Carly Bishop是麻州大学共和党社团副会长, 她也是一名大二政治学的学生,她极力推崇共和党社团的口号,“大家一起来!” Bishop说:“在这里你可以听到不同的观点,这些观点在通常情况下是不会被讨论到的。” 当被问到是否能自由的表达政治观点时,Bishop说,“当然不会有人阻止我,但是我知道我的观点未必讨喜,其他人可能并不想听到。” 她表示,她在社团的目的是在想在校园里推动更多的对话。 John Maloney,社团的财务主管,大四运动管理学生,去年在新罕布什尔州John Kasich的竞选活动中工作,也在这次会议中分享了他的感受。他加入麻州大学共和党社团已经两年了,他说很享受社团的对话和气氛。 “我希望把会议变得更好玩,有意思,发人深省,我也希望可以进一步推动社团的名气。” 他也希望通过这个社团,“我们可以以得体的方式讨论有意思和争议性的话题。” Alex Gearty,麻州大学共和党社团的会长,也是一名数学专业,教育和心理学双辅修专业的学生,两年来一直担任社团的会长。她希望能把当会长时锻炼的技能比如公开演说的能力,用在未来当数学老师的工作上。 “我喜欢教育。我觉得人必须要不断学习,尤其是政治,”Gearty说,“我正在努力从各个方面教育大家,不管他们的政治派别是什么。” Gearty这个社团“向所有人开放”,为不同的意见创造对话的可能。她说她不只重视社团的外在形象,她还觉得她对社团成员负有巨大的责任。她积极推动成员间的对话,并且鼓励他们提出有建设性的不同意见。 “这个学校和国家需要人们表达自己的观点,”Gearty说,“我们跟麻州大学的民主党成员一起努力,想让大家看到我们双方都有很多不同的观点。” 今年共和党社团想要与民主党社团合作一起举办大会,促进双方的交流,提出不同的建设性意见。 会议结束的时候,社团成员被问到:“你们在学校里是否感到能安全并舒服的说出自己的政治观点?” 立刻有41人说了“不!”

Read More

学生集体发声反对“童年抵美暂缓遣返计划”的废除

学生在学生活动楼集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