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州大学的学生组织举行游行,要求学费合理

学生们支持“资助我们的未来”(Fund Our Future)活动

%28Alvin+Buyinza%2F+Daily+Collegian%29
Back to Article
Back to Article

麻州大学的学生组织举行游行,要求学费合理

(Alvin Buyinza/ Daily Collegian)

(Alvin Buyinza/ Daily Collegian)

(Alvin Buyinza/ Daily Collegian)

(Alvin Buyinza/ Daily Collegian)

By Alvin Buyinza, Translators: Robert Canning;Jonathan Heinrichs, and Editors: Ying Hua; Mei Du

Hang on for a minute...we're trying to find some more stories you might like.


Email This Story






麻州大学的几个学生机构在Goodell Lawn聚集,然后游行到Whitmore管理楼。表达学生对于三个解决学生负债危机法案的支持。

该游行是PHENOM机构(Public Higher Education for Massachusetts,为麻州提供更好的公共教育机构)一周系列活动中的一部分。这些活动的目标是通过参与“资助我们的未来”运动来支持Promise Act法案和Cherish Act法案。

Promise Act的目标是提供基金会十亿美元的资助,能分配到低收入地区从学前班到十二年级的公立学校。

Sydney Little是PHENOM的组织经理。他说: “它[该法案]的构成考虑到了老师的健康保险,低收入学生和残疾学生的教育方面,以及英文为第二语言的学生的教育。”

The Cherish Act法案将为高等教育筹款五亿美元,也会在每个校园推行对将来五年内的学费的冻结。

游行者也倡导Debt Free Future Act(无负债的未来法案)。该法案会在州会大厦内达成一致协定,同意任何麻州居民在麻州得到高中文凭(或等同资格),并被州内任意一个两年、四年或职业教育项目录取后,为其支付学费和相关开支。

除了PHENOM成员以外,Center for Policy Advocacy(政策拥护中心)和Hildreth Institute(一个倡导可负担的高等教育的非政府机构)也参加了此项活动。三个团体在Goodell Lawn齐聚。很多人高举着“没有削减,没有学费,教育应该是免费的”这样的标牌。同时宣扬着“废除学生负债!”

(Alvin Buyinza/ Daily Collegian)

群集在草坪的时候几位学生代表他们的组织演讲。其中一位是学生董事Jiya Nair。

学生贷款债务对Nair是个很个人的问题。作为一位全日制学生,在她上大学的四年中,为了保证自己能够继续教育,她必须打工,甚至一个星期工作四十个小时。

”我亲身体验过这样的境况,我的朋友也是。我还有一位朋友,因为不能补偿学费提升的差额所以秋天不能上学,看到这种情况我真的很难过。“

Nair也提起她觉得在麻州大学的学费的减免上还没有实际的进展。也进一步证明了麻州大学并不以学生的声音为优先。

“我认为组织这样的情况,以达成明确的交流很重要。因为如果我们不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们便不能为交流创造空间,没有空间就没有交流。交流是以交换条件开始的,可现在这还没发生,“Nair也说。

(Judith Gibson-Okunieff/ Daily Collegian)

社会公正与教育委员会联合主席Tim Scalona也发表了演讲。演讲中他讲述了自己在抗议麻州大学学费的提高时,内心感受到的“迷茫”。

有五个同胞兄妹以及经历了无家可归的生活的Scalona说,他原来以为上大学便会结束他住在旅馆和无家可归的生活状态。但是,他说这种想法在他上了麻州大学之后就改变了。

”反而,我现在知道,游戏完全一样,只有规则变了。只是在新环境下面对一个略微不一样的挑战,很可恶。我们作为学生被债务威胁缠身的时候,怎样才能追求我们的热情和兴趣?“他问道。

Scalona还表达了他的挫败感, 当行政人员不能理解社会上弱势群体在校园中的需要时,这些问题促使Scalona为了改进校园而斗争。他还解释说“为改变而斗争”也是为了那些“不被大学教育系统所支持的学生群体” 而进行的,例如有色学生,女性学生和第一代大学生。

之后,他讲述了关于大学的可支付性和录取率的话题。他提及了一个2014年的纽约时报文章,说麻州大学百分之四十六的学生来自家庭收入前百分之二十的家庭。

为了确保学生来自各式各样的社会群体,Scalona觉得有必要支持一些法案,例如没有学生负债的未来(Debt Free Future Act),也有必要支持例如CEPA一类的学生团体。

演讲结束以后,学生们开始往Whitmore建筑物的方向走。在那里,Timmy Sullivan,学生政府协会(Student Government Association)的主席,发表关于免费教育的重要性的演讲。

据Sullivan所说,麻州政治人物和麻州大学的行政人员的“紧缩政策”会增加未来几代人的学费。

“公共教育是每个学生的权利,”Sullivan说。“我们不能有百分之2.5的费用调高。我们需要百分之百的减少,因为教育应该是免费的!”

Sullivan讲完以后,主办游行的人鼓励参加游行的人给他们的立法员们打电话。他们发了上面有二维码的纸条。扫描过二维码,参加者就可以联系到立法者,倡导可支付性的大学教育。

不久之后,人群中有人开始兴奋地表示他们联系到了几名立法委员。

“我刚才打电话给三个立法委员,”一个学生说。听到此话,众人就热烈地拍手。

 

编者注:Tim Scalona是一位大学生日报的专栏记者。

 

联系记者Alvin Buyinza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翻译Robert Canning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翻译Jonathan Heinrichs可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Ying Hua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Mei Du 可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