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听听孩子的声音,我们的世界正处于危险之中

年轻的声音是抵抗气候变化最有效的武器

Photo+by+European+Parliament
Back to Article
Back to Article

注意:听听孩子的声音,我们的世界正处于危险之中

Photo by European Parliament

Photo by European Parliament

Photo by European Parliament

Photo by European Parliament

By Ana Pietrewicz, Robert Canning, and Ying Hua

Hang on for a minute...we're trying to find some more stories you might like.


Email This Story






似乎全世界都在关注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

几百万人看到了这位16岁的瑞典活动家在2019年9月23日联合国气候变化高峰会中的演讲,有好几百万个人在看。格蕾塔·通贝里的四分钟半演讲,仅仅495个单词,指控联合国成员忽略气候变化的科学事实,同时批评他们对于气候灾难的无动于衷。

通贝里有力的言辞引起不少注目:唐纳德·特朗普自己发了推文说通贝里是“一位年轻快乐的女孩,寄希望于有一个明亮美好的未来。”虽然特朗普对于这位青少年的评论可能有讽刺意味,可是通贝里和她的改革计划一直在被人们讨论和传播。

在欧洲,小孩子常常在周五翘课来在当地政府机构外来进行抗议。这个运动被称为“周五,为未来(Friday for Future)”,大部分灵感来源于通贝里2018年8月开始在瑞典国会大楼外边的抗议。自那以后,为了抗议气候变化而罢课的孩子人数急剧增加。

从9月20日到9月27日在全世界进行的气候罢工吸引了大约六百万个人。这些运动的灵感来源也于通贝里的抗议。不可否认的是通贝里的确是抵抗气候运动中最明显的一个,可该运动不仅仅只有她一个年轻人,而是这里有相应的青年运动。

Helena Gualinga是一位来自厄瓜多尔17岁年轻人。她说她“一辈子”都在为气候改革而斗争。Gualinga努力抵抗想那些想要利用亚马逊里原住民的土地和资源来获利的大石油公司。她想要代表她的人民。Lilly Platt是一位来自荷兰的11岁少年。她成立了一个捡塑料垃圾运动。因为这个运动,她估计有人已经捡了25,000块垃圾。Jamie Margolin是一位来自西雅图的17岁年轻人。路易斯安那州众议员Garret Graves建议由于中国没有采取减少二氧碳化排放的措施,所以美国也不应该着重于缓和气候变化,Margolin当场对他进行了反驳。Margolin还跟同龄17岁的Nadia Nazar一起建立“零时” (Zero Hour) 运动。这个运动旨在促成给年轻人在国会中发表言论的机会。

这些青少年其实只是为保护未来地球中的一小部分—日出运动 (Sunrise Movement) 是一个年轻人带领的减轻气候变化的机构,在全国的250个城市里运作。抵抗灭绝 (Extinction Rebellion)是另外一个国际性运动,上千名环境活动家要求全球的政客们都应该采取行动。站在这些全球运动的活动家正在致力于通过立法来阻止对地球的不可逆转的伤害。

这些青年活动家收到了不少批评,从一般社区媒体使用者到福克斯新闻频道时事评论员,甚至包括美国总统,好像很多人对减轻气候变化运动有话要说。无论喜欢与否,这些年轻活动家是改革的声音,也是最好确保发生改革的希望。毕竟,这些孩子是要继承气候危机的人。

或许花力气批评这些为更加干净的地球工作的青年力量,不如着眼于未来创造一个长远的抵御气候变化的一个长期解决方案。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最近的报告所评估,除非我们2030年之前采取大量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措施,不然全球想变暖2.7华氏度,造成海平面上升、自然灾难增加、和生态系统崩溃。

年轻的积极分子的言论听起来像是危言耸听,因为他们有理由惊慌。如同科学已经证明来一个气候危机。如果立法者不听科学家的话,希望会听听为未来争取权益的孩子们的声音。

Ana Pietrewicz是一位专栏副编辑。联系作者Ana Pietrewicz,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或关注推特账号@anapietrewicz

联系翻译Robert Canning,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Ying Hua,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