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要为其自身行为负责

艺术作品不应该与艺术家分离

%28Courtesy+of+Chris+Brown%27s+official+Facebook+page%29

(Courtesy of Chris Brown's official Facebook page)

By Gabby Campos, Robert Canning, and Ying Hua

艺术家的作品只是他真正人格中的一小部分。他们的作品是其中一种表现形式,是一种发泄渠道。而在这个发泄渠道中,他们可以展示原生态的性格。记住,把艺术家本人和其作品分开有点儿困难。这是因为艺术于他们的生活和经历而言是独一无二的。

这几年,有些艺术家因为违失和对内虐待被揭露。其中几个已经被列入黑名单,而不能再次在这行业中工作,但是有些名人还因为越来越有名而继续获益。这种情况就会产生一个问题:这些艺术家们还应该有他们的职业吗?

我认为他们不应该。你喜欢听劳·凯利(R. Kelly)的“发动(重混)”(“Ignition (Remix)”或者克里斯·布朗(Chris Brown)的“没有教导”(“No Guidance”)是可以的,但是你不应该通过将他们的音乐无线传入电脑来听,或买他们的商品,并继续把钱放在这些行为变态的,虐待者的口袋里。这样不可避免地促使他们的财富和名誉。

总是有新的音乐可以发现,或者别的喜剧演员让你笑,照亮你的一天。说要求艺术家对于他们的行为负责任就表示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听的或看的艺术作品,是个懒惰的且无效的借口。这让人对于遭到这些演艺人员不可逆转身体上和情绪上伤害的受害者视若无睹。    

知道在哪里划定界限也是比较难办的。每个人都必定会出错。连我也不很喜欢名人如今那么容易地只因为犯那种有人平常犯的错而被“取消。”但是一个人一旦决定虐待别人,当个种族主义者或排外者,他就会完全失去我的尊重。

这特别适用于有长久虐待性或恋童癖行为倾向历史的演艺人员。有的演艺人员对他们的错误表示悔意,下定决心改变。其他的因为希望能恢复清白的状态,而低语说个假道歉,就继续虐待,伤害无辜的人。甚至在演艺人员对公众和被演艺人员影响的人都道歉的情况下,我不觉得任何人都应该原谅他们。

对女性的行为暴力而不被惩罚的演艺人员,克里斯·布朗是一个最佳实例。一篇滚石杂志(Rolling Stone)的文章陈列克里斯·布朗暴力行为历史的时间表。该时间表从他2009年臭名昭著虐待蕾哈娜(Rihanna),导致她住院的案子的时候开始。自从那时候,他曾经在不同的时候拳打、硬推、打劫了好几名女性。

另外一个例子是路易·C·K(Louis C. K.),一个受人尊敬的喜剧演员。自从2002年开始,他被几名女性指控在她们的前面,没有得到她们同意的情况下自慰。开始,他否认这些指控。但是2017年的时候,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发表一篇包括女人指控他,叙述他的违失,的报导以后,他才告知说之前的指控都是真的。两年后,他最近再次开始他的喜剧巡演,且还有人参加他的表演,赞美他的才华。同时,被他伤害的女人还要承担他的行为的后果。在一篇文章中,一个女人,Abby Schachner,说他跟路易·C·K的互动是“其中一个说服她不要追求喜剧演员的职业的因素。”

为什么受害者必须承担虐待者的行为的后果,而通过花快要一辈子的时间,或者整整一辈子的时间在试着医治这些创伤;同时,虐待者自己只被排斥一个月或,最多,两个月?受害者公开地讲他们的经验,就蒙受羞耻,常常受到威胁和警告,不让她讲出来使他们愧疚。支持这些演艺人员的时候,有任何人支持他们的人考虑到这些受害者吗?

忽视演艺人员说不过去的行为必须结束。只要有参加秀,展览或音乐会的赞助人,或者有人向他们的音乐或艺术捐钱,演艺人员不会对于他们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分辨演艺人员是什么样的人,并且站出反对他们令人不安,有害的行为,是我们做人的义务。

Gabby Campos是Collegian专栏作者。联系Gabby Campos,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翻译Robert Canning,可发邮件至rcanning@umass.edu.

联系编辑Ying Hua,可发邮件至yinghua@umass.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