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安城消防局的数据来看,“醉酒的麻州大学学生”并不是问题所在,

安城消防部门的数据表明,仅有3%的消防电话来自麻省大学的酒醉学生

%E6%A0%B9%E6%8D%AE%E5%AE%89%E5%9F%8E%E6%B6%88%E9%98%B2%E5%B1%80%E7%9A%84%E6%95%B0%E6%8D%AE%E6%9D%A5%E7%9C%8B%EF%BC%8C%E2%80%9C%E9%86%89%E9%85%92%E7%9A%84%E9%BA%BB%E5%B7%9E%E5%A4%A7%E5%AD%A6%E5%AD%A6%E7%94%9F%E2%80%9D%E5%B9%B6%E4%B8%8D%E6%98%AF%E9%97%AE%E9%A2%98%E6%89%80%E5%9C%A8%EF%BC%8C

Collegian File Photo

By Sophia Gardner, Fengyue Zhao, and Ying Hua

安城消防部门(AFD)于1月27日在其Facebook主页上发布了一份图表,内容为“2019年AFD处理的5741起紧急事件”。该图标将AFD处理的紧急事件分成三种类型:3%为麻省大学学生醉酒事件,15%为麻省大学校园中其他紧急事件,83%为大学以外所有的紧急事件。

图表的标题是“问题不在于麻省大学的醉酒学生“,其进一步地分析了相对于麻省大学众多的学生人口,AFD接到的学生酒醉的相关事件占比较低。

Facebook帖子表明,麻省大学的学生在受AFD保护的人口中占40%,但去年他们仅占AFD处理的紧急事件的18%。 

AFD社交媒体管理员Tom Valle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住校外的学生拨打紧急电话也是紧急交通服务的一部分。他认为:“住在校外的学生向房东支付租金。房东向镇上缴物业税。这些税金应该用于为这些物业提供服务。”校园内外的学生嗜酒的电话总数约为总电话量的8.2%。

Valle向我们解释,由于安城是一个大学城,这儿消防员会比其他地区的消防部队所处理的酒醉大学生事件多。他提出:“总的来说,安城的主要产业是教育,因此我们工作的大部分与这一产业密切相关是很正常很合理的情况。”

消防局局长Tim Nelson表示同意,他说:“这是一所大学,这里是一个大学城,因此长期以来,我们都将面对与这类相关的问题。”

尽管麻省大学的学生人口在不断增长,但在过去几年中,AFD发现麻省大学的酒醉学生打来的紧急电话的数量有所减少。Valle说:“这些大学,尤其是麻省大学,是否采取了相应措施以减少对消防部门的需求,都可以从我们收集的数据中看出。” Nelson认为这可能是因为麻省大学行政部门正在努力减少学校的Party文化。

他还说:“麻省大学这所学校在劝导学生避免做出错误选择这一方面做得非常好。”

根据Nelson的说法,为了使UMass醉酒学生的紧急电话数量保持在较低水平,麻省大学例行的一件事是每周与安城警察局、麻省大学警察局以及AFD展开一次会议。这些会议有助于三个部门共同讨论是否注意到任何趋势。

安城消防队长Jeff Olmstead说:“这些不同部门的合作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麻省大学新闻与媒体关系部副主任Mary Dettloff表示:“我们在减少学生饮酒风险方面取得的进展都可以通过安城消防局的统计数据体现出来,这些数据很好地表明了校园和小镇中许多的搭档的共同努力的成果。

Nelson向我们介绍,近年来,大学还向AFD提供了额外的资金,以帮助他们在周末能处理额外的紧急电话。

那么,为什么麻省大学的学生要承担这么大的责任呢?根据Nelson的说法,他们都是替罪羊:“这些年来,安城人们一直想把‘世界上的所有的问题和痛处’都归咎于麻省大学的孩子们。” 

Valle认为,将麻省大学的学生当作替罪羊,导致安城忽略了真正的问题,即AFD的规模太小。

“每当消防员有机会使人们重视起镇上少到危险的消防人员配备水平时,媒体都会要求小镇做出回应,而这时,镇政府常常将责任归咎在“醉酒的大学生”身上,而不是承认危机或者讨论解决方案。”瓦尔说。

AFD在安城所管辖的区域包括麻省大学,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和汉普郡学院(Hampshire College)。Nelson说:“所有的这些形成了这个小城市。”

根据2017年的人员调查,APD的人员总数不足,供不应求。Nelson说:“我们没有足够的工作人员来处理我们服务范围内的众多人员及活动。”

 

联系Collegian记者Sophia Gardner,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翻译赵丰悦,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华樱,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