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助理和学生辅导员为了更加公平的契约而斗争

工会上次的合约于2018年7月失效

%28Irina+Costache%2F+Daily+Collegian%29
Back to Article
Back to Article

宿舍助理和学生辅导员为了更加公平的契约而斗争

(Irina Costache/ Daily Collegian)

(Irina Costache/ Daily Collegian)

(Irina Costache/ Daily Collegian)

(Irina Costache/ Daily Collegian)

By Irina Costache, Robert Canning, and Ying Hua

Hang on for a minute...we're trying to find some more stories you might like.


Email This Story






在合约失效的情况下工作,宿舍助理和学生辅导员的UMass工会为了新工作合同的谈判已经努力一年多了。他们的要求里目前只剩下两个内容:提供给工作人员比较公平的工资,和反种族歧视的训练。

这个工会是2002年建立的,通过每三年和麻州大学谈判新合同,并参与调查性会议的方法,来代表校园上所有的宿舍助理和学生辅导员们。在工会的系列要求中现在剩下的两个项目是:提供给所有的宿舍助理和学生辅导员人员高一点的工资和反种族歧视的训练。

2019年的2月8日,工会发新闻稿详述他们的谈判过程和要求。

“[行政人员]拥有所有的权利,可是我们只有集体的力量。因此,当我们利用集体的力量时,我们就可以问责行政人员,以此获得正义。”Marissa Mackson 说,是一位四年级主修可持续社区发展专业的学生,也是工会的联合主席。

至于目前的谈判过程,Mackson和另外一位匿名的工会成员声称大学本来愿意和他们见面,回复[和谈判有关的沟通],可是后来他们回复变得比较慢。

新闻稿上的内容备述说行政人员“常常迟到会议,常常临时取消会议,很久才谈判一次,还不提供对谈判有关的资料。”

匿名被采访者说,“有一次,我们约好了时间跟他们开会,可是他们当天取消了。我们最近努力重新约时间,但是他们还没回复我们的电子邮件。现在这个变成了一个‘等人游戏’。我们已经付出一切。他们提供‘还价’我们才能进行。我觉得他们因为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而拖延时间。”

Mackson又说,这样延长谈判时间的情况,会耽误工会做到其他重要的工作,例如扩大服务范围和训练新的工作人员。

当工会能够和行政人员开会谈判的时候,两个被采访的人注意到行政人员好像不愿意在某些项目上妥协。

Mackson说“很有趣的是最近跟他们谈判的时候,他们的行为很不一样。在聘请和训练工作人员的时候,他们常说类似‘你很重要,’或着‘在培养社会精神的过程中,你是不可分割的,’的话,可是在谈判的时候,我们说‘为了提高住宿学生的生活我们需要这些事物,’他们就让我们觉得我们要求的反而太多了。”

工会的最后两个谈判项目之一就是要求给住宿工作人员比较公平的薪水。Mackson声称在现在的薪水系列下,大学在剥削学生劳动者。

“我发现想要做好他们的工作的宿舍助理最后变成工作过度,大学竟然也剥削它们,”Mackson说。

“我感觉有的人很难了解,我们每天工作上的责任和我们的工资不相符,工资根本不够。”这位匿名被采访者说住宿生活部门要求工作人员提供他们所有的时间,也说他们每两个礼拜收到的工资并不能反映这种工作的密集度。

Mackson解释了住宿助理无论如何是几点,或者他有什么别的责任,他还是必须随时在心里准备回应学生的需要。她说,“我一直值班,连上厕所的时间也会耽误我的工作上的义务。”

匿名被采访的人也确证Mackson说的此事,“我不需要领一个小时二十块。我只要最低工资,因为我觉得我在做这个工作上,提供的努力和时间是足够的,我尽量帮助在这里住宿的学生…我不是在要求什么…我认为这是我因为努力而应得的。”

“我不应该被强迫做这种选择,因为钱不够只能选负学费,活着买食物的其中一个。我也不应该一直为了让麻州大学做好事而斗争,因为他们认为帮我们加薪对他们不利。”Bennett Bailey一位宿舍助理,同时也是管事的学生,在新闻稿中写道。

新闻稿上也有一位学生辅导员Nicola Patel,申明说,“为了养活我自己,我除了学生辅导员的工作以外,还要做另外两份工作。学生辅导的薪水并不能付得了我宿舍的费用,虽然我是同学生辅导员,可是我还要交这个费用。此外,吃饭、课本、汽车保险、和娱乐,这些都要钱。”

工会谈判时,就遇到大学行政人员对这些加薪要求强烈的反对,因为他们说这样花销很贵。

Mackson回答说“因为他们负债,所以需要涨学费,或者他们有好几百万推迟的维修费要处理,这些并不是我们的错。那不是我们的问题,也不是我们的责任。这样辩论,说给我们加薪等于学校同时必须涨学费是错的,可是大学的行政人员很坚持这样说。”

工会要求麻州大学包括在所有住宿人员的合约上的第二个项目就是实施反种族歧视训练。这是因为这学年上学期在校园上的很多宿舍里发生种族歧视的事件。

Mackson 声称她有一次听到其中一个住她的宿舍楼层的学生讲侮辱非裔美国人的一个字,就马上把这个事件记录下来,可是那为住宿学生反而只被住宿主任训话而已,並没有受到任何具体的处罚。

“当你在宿舍房间里藏酒或毒品,被发现而且被正式记录,审判有罪时,大学就会寄一封信给你的父母,也会强制你缴交一百块“短期大学生酒精普查和劝导”(Brief Alcohol Screening and Intervention for College Students)课程学费…此外,你住宿的权利会被限制。而且你从那时候开始,要经过一段学业上的试读期…这样看起来很可笑,尤其是当你把这种情况跟大声叫种族歧视的话的学生受到很轻的处罚的情况比较起来的时候。”Mackson说。

[麻州]大学到目前选择不要提供训练给宿舍助理,教他们面对这种种族歧视行为的时候该怎么反应,而不只提供“反歧视”训练而已。

她进一步说明,表示要求她的主管允许她讨论并谴责同学们当她们宿舍那楼开会的时候使用这样的仇恨言论,行政人员以言论自由的前提来拒绝她的要求,说这样就会违反同学们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下的权利。

Ed Blaguszewski是麻州大学战略通讯董事。当记者和他联系时,并要求他对于谈判过程提供细节,他在电子邮件中声称“[麻州]大学平常不[跟记者]讨论正在进行契约谈判的细节。[麻州]大学从2018年一月的时候,一直很诚信的谈判。我们的谈判人员已经参与了25个会谈。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很快就达成协议,”Blaguszewski说。”

联系Irina Costache可发送邮箱至[email protected],或关注Twitter @irinaacostache.

联系翻译Robert Canning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Ying Hua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