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sachusetts Daily Collegian

Dominique Hill在安城学院讨论女性主义与种族主义


Hang on for a minute...we're trying to find some more stories you might like.


Email This Story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特派记者:Clair Healy

翻译:Alex Heroux
校对:Shayue Qi 祁沙玥

星期二晚上,教授和学者-艺术家Dominique Hill在安城学院就女性主义和种族主义进行演讲,并且回答了相关问题。该演讲是 “F字,没有道歉”系列的一部分。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自己是一名女性主义者,但不是通过女性主义这个词,” Hill回忆说,“当我回想作为女性主义者意味着什么的时候,我想到了我的家庭,我看到他们做着符合该理念的事,但并不想和女性主义扯上关系,因为他们被遗忘了。”

谈到她的学生时期,她说:“通过教育学到的越多,我越开始意识到这个系统多么疯狂。”

她首先描述了她在大部分学生是白人的天主教高中的经历,然后讲了她在柯盖德大学(Colgate University)的经历。

Hill谈到她第一个学期在大学校园遭遇种族歧视并且不得不为自己辩护的感觉。她还讲了她的教兄回家时被一辆皮卡车尾随并且被驾驶人咆哮威胁的事,她自己也经历过在聚会上被别人用“n字”称呼的歧视行为。

她说,有一次有一位教授拒绝参加一个关于种族的谈话节目,但是“却决定写一封电子邮件说明关于黑人的种族等级制度问题。该教授强调非洲裔美国人是比愚蠢还愚蠢的人,并且说我们能毕业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我们选读了充满感情色彩的课程和专业。”

当听众询问她如何避免被(负面情绪)压倒变得绝望时,Hill回答说:“绝望中总会暗藏希望。”

“这种事情并不一定会压垮我,我可以选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Hill继续说,“(我没有放弃)也因为有像你们这样的人。 如果我放弃,这意味着什么? 你们选择继续坚持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Hill还说:“教育中最可悲的事情就是你没有机会去梦想和想象。”

“你们都是怀揣着计划来学校学习的,你们没有时间去好好感受正在做的事,” Hill说,“好好感受它,因为它会让你感觉很好,因为它是你真正想要做的事。不管你想要做的是什么,放手让它教你。”

“在交集理论女性主义(intersectional feminism)的讨论中,她表示不理解在“女性主义者”面前放置“交集理论”这个词,因为“女性主义的工作从来都无法在单一层面上展开。”

“有些人做这些工作的时候会注意练习自我意识,试图从各种不同的有利角度去看待他们正在参与的问题,” Hill说,“问一问,谁在这一刻被遗忘了?我们每天都读着什么样的文章?”

“我可以选择不去了解黑人意识,但我没有选择不被视为黑人,” 她说,“那些非有色人群可以随时选择转换他/她们要争取的权利,这本身就是一种特权。”

在谈到自我意识的时候,她向大家分享她的经验,她说她经常问自己:“在我身边有什么我可以分享(个人经验)并且改变的地方吗?”

她还讨论了社区的必要性,她说,如果我们不是总在低头看我们的电话来避免与我们不认识的人交谈,而是与周围的人建立联系该有多好。

安城学院的一年级学生 Kara Barcla在回顾演讲时说:“通过黑人女性主义者(的演讲)来提高大家对于该问题的觉悟,并且把该问题与日常生活建立联系是很了不起的。”

神经科学专业的大四学生S.J. Doi说,谈话中最有力的部分是“(她)强调了创建社区的重要性,即使我们没有足够的精力,我们的社区也能让我们恢复活力”。

黑人文化研究与戏剧和舞蹈专业的大三学生 Matthew Holliday说:“我们必须成为我们自己理念的追随者,因为我们是唯一能够改变和创造社区的人。”

联系Collegian记者Claire Healy可发邮件 [email protected]

Leave a Comment

If you want a picture to show with your comment, go get a gravatar.




Navigate Right
Navigate 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