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候选人是谁,必须将票投给蓝营”的想法忽略民主党的人都不一样,也延续系统性的不平等

这种观点反而会延续系统性的不平等

Mark+Dillman%2FFlickr
Back to Article
Back to Article

“无论如何候选人是谁,必须将票投给蓝营”的想法忽略民主党的人都不一样,也延续系统性的不平等

Mark Dillman/Flickr

Mark Dillman/Flickr

Mark Dillman/Flickr

Mark Dillman/Flickr

By Tim Scalona, Robert Canning, and Xinyi Xu

Hang on for a minute...we're trying to find some more stories you might like.


Email This Story






新自由派的政治想法在我们的政治系统中刻骨。这种政治看法已经败坏了民主党,也对民主党进行急需的改革的阻碍。在我们的这个两党制的国家,这两个党其实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至于某些政治上的问题,例如医疗卫生改革,LGBTQIA+(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酷儿,双性人,无性人,还有上列没有提到的人)人权和气候变化,两个党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两党其实都维持资产阶级的利益。大公司的利益和民众的利益有冲突时,两党,包括民主党,以公司的利益为主。

“无论如何候选人是谁,必须将票投给蓝营”的口头禅加强两党中间的极化和机构上的不平等。这口头禅也给接受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捐款,同时还支持延续猖獗的经济上和社会上的不平等的民主党候选人一个讲台,让他们带着工人的代表的假象。很多人认为资本主义是一种稍微需要调整的框架,可是这想法并不实际。选民不能只听信“蓝浪”的标语,因为很多民主党的候选人表面上属于民主党,不过他们主张的政策,例如反对普遍医疗卫生,反对废除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等等,的政策,其实加剧深层压迫人的系统。

拥护社会改革的左翼分子,讨论特朗普总统的崛起时,常感到内心的愤怒。不过,特朗普也是因为选民对政治机构的反冲而当选的。这中选民的感受,支持大公司的民主党候选人竟然还敢忽略。他们支持这种强迫选民在两个邪恶中,选择较小的那个的政治机构。政治的讨论需要重新创造。民主党需要接受本来支持它的政治面貌现在在进化。一直忽略进步的选民声称的话,那么民主党竞选时就会继续输。

投票日投票时,我们不能只注意候选人的党派。如果民主党的候选人不支持进步的政策,例如免费的大学教育,住房为基本人权,刑事司法改革,监狱废除,还有扩大社会福利的安全网,就表示他们不是真的主张废除压迫人民的系统和经济上不平等的系统。如果他们不支持为了防堵新兴经济不平等而针对最富有的人进行硕大的增税,那么他们跟那些右派的,公开地支援大公司的利益,而不支援一般的人民的政治人物一样。如果他们常和说客还有有钱人的捐款者商洽,表示他们也愿意以影响人民生活的法规做买卖。民主党的政治人物面对民主党中的这个极大的裂隙,也接受政治上的改革,才能进步。不过,事实上,也许他们已经有钱到他们也不了解需要什么机构上的改变才能支援被边缘化的群体和铲除掠食性的资本主义。

例如前任总统奥巴马,他2008年纾困了大银行。这样,经济稳定紧急法案债务的负担被转移到贷款的人和工人的阶级,而不要求债主负责人。同时一把,至于他在们房屋市场倒塌事情的角色,华尔街的董事长没有被问责。

兰希.佩洛西 (Nancy Pelosi) 是中医院的少数党领袖。她曾经公开地说过她并不支持单一付款人计划,然而她支持修正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这样不符合进步彩信,也不代表民主党的精神,他的主张还可能限制人民取用更多医疗的改革。

乔.拜登 (Joe Biden) 是前任美国副总统。因为他是奥巴马的“幽默朋友”很多人认为他是个英雄。不过,这种声誉有遮盖他的政治想法的作用。他其实不主张普及基本收入,或大公司金融上的问责性。在日增党派的极化中,他说过他不是个民粹主义者。他主张的政策总是违背工人阶级和低收入的人的利益。

上个月,苏珊.柯林斯参议员(共和党,缅因州) (Senator Susan Collins) 和乔·曼钦参议员 (Senator Joe Manchin) (民主党,西弗吉尼亚)投票赞成布雷特.卡瓦诺 (Brett Kavanaugh)为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这决定有可能在后来的好几十年中改变美国最高法院的面貌。曼钦是唯一投票赞成卡瓦诺的民主党参议员。因为柯林斯当时决定支持他,曼钦也选择支持他。这是典型中立派的政治游戏,也是依靠曼钦这样的民主党政治人物做重要的决定的后果的一个例子。

有很多这种例子,上述的例子可以显示出支持大公司的民主党候选人和左倾进步的民主党候选人的差别。民主党的候选人和政治人物不都一样。因此,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今年夏天在纽约市的第十四选区竞选时,打败了当时长期现任的众议员约瑟夫.克劳利 (Joseph Crowley)。竞选时,她主张了社会上和经济上的争议。她旨在代表,支援长期被忽略的社区,尤其是在争取普及联邦医疗保险,免学费的大学,等等。

上述的口头禅,“无论如何候选人是谁,就是要投给蓝营” 忽略这些民主党的矛盾,也忽略支持大公司的利益还有中立派的政策加剧系统性的不平等。为了抵抗日增年轻投票者对社会主义的偏好,而不选择资本主义,他们加强不平等和防止进步改革。这样党的权力大,二个人的权力小的想法会延续,而且所有的民主党候选人被视为是一样的。只当反对特朗普的党不够。他们也需要代表弱群体的授权和解放。为了实现这个愿景,新自由派的民主党成员要明白只要是”D”就投票赞成的后果。很多候选人戴着 ”代表” 和 ”进步” 的面具,可是他们同时也支持机构上的势力,例如大公司提供的政治行动协会的捐款,就延续这个问题,也给这些候选人讲台。

民主党的政治人物不都一样。

Tim Scalona 是一个Daily Collegian的专栏作者。联系Tim Scalona,可以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 Robert Canning 可以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联系 Xinyi Xu 可以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