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墨边界墙对于美国原住民保留地存在潜在影响

美国原住民如今仍解决别人尝试侵略他们领地的问题

Gage+Skidmore%2FFlickr

Gage Skidmore/Flickr

By Brendan Lally, Robert Canning, and Ying Hua

关于边界墙的热烈辩论还在继续当中,很多人已经显而易见地开始偏向某一方。不管是在推特上的毫无意义的妄言,还是简单的对话,许多人对于支不支持墙这件事上,会毫无保留的说出来。虽然大部分美国人可能没听过的群体,但是有一个叫作Tohono O’odham部落他们会因为墙而受到影响。他们的保留地就在国界上,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他们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再者,一个比美国国家还要久远的故事又回来了。美国原住民和想要侵略他们土地的人之间的矛盾依旧存在。在1854年Gadsden Purchase以后,美国南部边境得到重新明确的界定。这样,美国就有机会在南部腹地建设跨洲铁轨路线。至于美国往西部扩张的过程而言,创造这样的界定是有重要的,可这同时把Tohono O’odham的保留地分成两半。Gadsden 购地以后,有些部落成员就生活在墨西哥,同时,他们的亲戚北边的美国。而在那时部落成员可以自由地横跨两国边境,而不成问题。

如今,Tohono O’odham部落保留地的成员必须携带部落民身份卡,在出入国境时把卡拿给边防军。经过保留地的边境线只有74里,而且部落成员可以通过保留地里有九个出入境点过境,尽管那74里中大部分是贫瘠的沙漠地,但任何人都能通过。因此边防军就算一直巡逻边境,有些Tohono O’odham部落的人们会利用这个容易跨越的地区容易来进行犯罪。

CBS出了一系列的新闻纪录片叫作“分裂的民族”(“A Nation Divided”)中有一位前部落委员会成员和活动分子,名字叫David Garcia,形容他亲眼看到的犯罪经历。Garcia说“罪行发生在保留地上,偷渡毒品和偷渡移民者的行动也不是秘密,而与很多部落民众相勾连。”不幸的是,保留地非常贫困,因此变成了偷渡热点。一方面我们可以理解绝望的人会有绝望的行为。另一方面,我们不能让这种剥削性的行为持续下去。这不是幻想。这些人天天看到这些事情,他们说他们想要阻止。但是,他们不想建设围墙。

很多部落民承认过曾给贩毒集团提供交易,因为他们想要利用保留区的土地。这种事情大部分都发生在边境的南部,也表示有些部落民会因为绝望而接受过这些交易,也有不接受交易的部落民。虽然有的部落民努力地在保留区上反抗偷渡毒品,但为什么部落没有实施更多阻止这种行为的手段呢?我们需要执行切实有效的手段。

所以,这就是我们知道的:部落里没有人希望他们自己人变得不安全,可是他们也都不要一面巨大的墙去分裂他们神圣的领地。不过,除了围墙不堪入目的样子之外,建设围墙不会造成很大的改变。部落民过境时,还是需要显示身份卡,那九个过境点还在。所以,真的有那么严重吗?事实上在你阅读这个专栏的同时,这段74里的边境就在被犯人利用。这表示我们需要赶快解决这个问题。部落民没有提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可是他们还在抵抗唯一提出的解决办法。这些人不要用这一面围墙去把他们平静的生活给从墨西哥内危险的企业里分离出来。重点是,在整个状况里,这种缺乏逻辑的想法真令人担忧。

自不待言,因为宗教的关系,这件事情变得复杂。美国政府不能完全否认任何部落民想要遵守的宗教性习俗。根据部落的副主席Verlon Jose所说,“我们这一辈子的使命就是照顾土地,照顾动物,并和谐得生活。”这听起来很棒,可是你有些人们跟当地的集团变得有点过于和谐了,说不定是时候面对事实了。基本上,人家说他们希望自己的人能够安全,可是他们同时还把围墙描绘成一种邪恶的建筑物。这件事情并不是死亡星,它只是一个应该去阻止罪行的墙壁。这怎么会变得邪恶呢?这时候,我们就要开始注意听Tohono O’odham人民直接的解释。而不仅仅只听你平常听的新闻节目,或是最能帮助你入睡的政治宣传,更重要的是了解住在当地的人的经历。

同时,如果对策没有保护这些人安全的话,就会令人不安。我真希望这个墙壁能盖成。因为根据Tohono O’odham的叙述,这对我而言是非常清楚的。这可能是因为我没有住在边境,也不需要看到这一面丑陋的墙壁。可是,有多少部落民住在看得到边境的地方呢?同时我也同意部落民说的有关边界的问题,我还同意他们说这个问题需要解决的办法。真得希望有人能够制定一个阻止犯罪等我可行性的计划,尤其是在保留地上。除非有人可以提出一个更实际的计划,目前为至建设围墙可能是唯一可行的解决办法。如果不建设围墙,但这些问题还能够得到解决的话,就完美了,这将是双赢的局面。可是至于Tohono O’odham民族的现状而言,建设围墙好像也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联系Collegian专栏作家Brendan Lally可以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翻译Robert Canning可以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Ying Hua可以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