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的信仰跟父母不同也没有关系

人不是为了当父母的复制品

%28Collegian+file+photo%29
Back to Article
Back to Article

为什么你的信仰跟父母不同也没有关系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By Gabriela Campos, Robert Canning, and Ying Hua

Hang on for a minute...we're trying to find some more stories you might like.


Email This Story






在一个基督教信仰的家庭中长大,我从会数数以来,就相信上帝且相信支持我家人信仰的最基本福音派。不过,我们先面对一下事实:一个还不了解二加二等于四的小孩子真的能够理解宗教的复杂性吗?

快进十五年,从我开始学习福音时,轻描淡写地说,我的信念是改变了一些。我当然还相信上帝、天堂、还有地狱,但是我不相信一些人的性特征或骂脏话的习惯会让他们拿到万劫不复的门票。

过去这几年,我感觉到大量使我很不舒服的困惑和苦难,然后了解到不符合我父母的信仰是没有关系的。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因为我衍生出一些跟我一生的信仰传授给我的,不一致的意见和想法。我从幼稚园到中学较晚的时候,去浸礼会,每个礼拜天晚上还参加青年组的会议。想到未婚性交和喝酒让我觉得恶心透了。看到穿着低领口衣服上学,或穿着短的、贴身洋装去舞会的女孩子,真的会让我咬牙切齿。

今天,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有多么感谢那些社团,提高了我对于忌讳话题的认识,让我有洞察力,让我多了解了一些我一生都在忽视的内容。身为一个大学生,看见和我同龄人一起挺起胸膛,站出来主张自己的立场,也并不怕他们知道这个真相的后果。这让我重新振作起来。其实,大学有一个完美的环境去学习更多的政治宗教知识。它的资源是无穷尽的。课堂、老师、书和政治学生团体,都能够让你增加知识,收集不同的看法。

不过,进入这个生活新章节的第一步确实要求对自己诚实。注意到我想发的转变,以及发现我其实可能不同意我一辈子被教导的想法。这种经历其实有些恐怖。我必须承认的是人不是做父母的复制品而被创造的。虽然我爱我父母,但是他们不能编写我的思想,也不能决定我的言论。如果每个人都有一样被不能夺走的东西,那就是他们的个性。

事实上,对你父母而言,接受你和他们有不同的意见,说不定也是件一样恐怖的事情。父母希望他们的孩子采取他们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他们不应该期待这样做。

几个月前,我在脸书(Facebook)上传了一个讯息,表达我对一个自由派事业的支持。几个小时后,我收到了一通我一个亲戚不高兴的电话。我必须解释我不是故意跟我保守的亲戚过不去而去让他们后来在时间线上看到这个讯息。反而,我是因为这是我相信的事业传上了它。为什么这样做会那么难呢?

我了解到不是所有家长跟我的父母一样去支持孩子们,尤其是当这真相被泄漏出去的时候。有些人被父母从家里赶出去,有些人被家庭成员完全排斥。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面对它与不同因素有关,例如有人的经济状况足够稳定可以冒险,再也不依赖父母金融上的协助。年轻成人因为站出或反抗父母有毒的思想而变成无家可归的,看到这消息我多少会愤怒。

当你发现你和你心爱的家人虽然意见相左,但还能维持一个健康的关系,你说不定可以考虑和他们有一个开放的、诚实的对话。因为你如果怕让他们失望而限制自己,你会在精神上非常疲惫。根据我的个人经验,我知道这样做不容易。毕竟,你开始发现你走在自己的一条路的时候,而不是你父母为你创造的,你感到满意很多了。

Gabriela Campos是Collegian的专栏作者。联系Gabriela Campos,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翻译Robert Canning,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Ying Hua,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