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宣布弹劾调查程序,CEPA拨款申请遭拒

呼吁为Alternative Spring Break申请紧急资金

Anish+Roy

Anish G. Roy

Anish Roy

By Sophia Gardner, Liya Ke, and Ying Hua

在周三晚上的一次会议上,学生会拒绝了教育政策倡导中心(Center for Education Policy Advocacy,CEPA)提出的紧急资助请求,并讨论了麻州大学不向学生团体发送有关“仇恨犯罪”(Hate Crime)邮件的决定。另外,他们在会议中对弹劾调查程序进行了相关了解。

秩序和道德部门作为一个政务小组委员会,讲解了他们对正在进行的针对学生会(SGA)主席Timmy Sullivan的弹劾调查计划的几个大致步骤。首先,他们计划收集相关文件。他们目前已经提交了一些信息申请。接下来,小组委员会将于下周开始与有关各方进行谈话。最后,小组委员会将审议他们的调查内容,并决定是否向理事会提出弹劾指控。

上周,小组委员会举行了有关弹劾调查的两次会议。在第一次会议上,成员们讨论了指控和围绕着指控和道德规范的相关规章制度。在第二次会议上,他们对调查程序进行了表决。

所有小组委员会的会议都将向公众开放,以确保学生会的调查过程可以尽可能的公开透明,小组委员会的一名委员Liron Burstein说道。

“任何人都可以来,无论你是一名委员会成员、立法部门成员、司法部门成员,还是一名普通的麻省大学学生,”Burstein说。“任何人都可以参加,都是公开的会议。”

在学生会会议期间,CEPA对于财务委员会的决定提出了上诉,因为财务委员会拒绝了为他们的替代春假项目提供额外拨款。

财务委员会有责任为学生组织提供额外的资金拨款,如果这个组织正处于不可预见的情况中。要取得这样的资格,这些情况必须是筹款委员会(Ways and Means Committee)在正常预算中没有过拨款的。

据这次会议的统计,CEPA在2019- 2020学年共收到大约38,000美金的拨款,而他们目前的薪资账单大约是42,000美元。他们今年筹集的任何额外资金都将用于这一部分缺少的薪资。资金短缺是春季学期全校范围内预算削减的结果。

CEPA认为预算削减就是一个不可预见的情况。预算削减确实每年都会发生,但去年的预算削减幅度比往年都要高。

“这确切的说确实不能算是预算削减……但是,这种削减使我们的组织陷入困境,我们甚至无法支付日常开支。”CEPA的政策、立法和研究协调员Jon Blum说。

然而,削减预算在过去从来没有被认为是一个不可预见的情况,一些学生会成员表示,如果他们因为预算削减而向CEPA提供紧急资金,每个学生组织都可以因此要求紧急资金。理事会投票否决了这个申请。

“从那些历史情况上看,财务委员会和学生会并不认为削减预算的方式和方法是不可预见的情况,”财务委员会主席Moksha Padmaraju表示。

这一决定可能会增加学生参加另一种春假(Alternative Spring Break)的自主费用。据Blum称,目前的个人预算为70美元,但之后可能会提高到200或300美元。

同时,Sullivan对于校方没有给学生们发送关于仇视犯罪的邮件表示失望。在10月30日,周三,校园里发生了一起仇视性犯罪,在Fine Arts Center的外墙上发现了五枚巨大的纳粹标志。

“学校发表了一份声明。但令人失望的是他们决定不把邮件发送给校园里的所有人,这让我挺沮丧的,”Sullivan说。

据Sullivan说,校方决定不通知学生群体是因为学生群体当天还收到了另外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是关于一名学生的死亡。

“学校不想用过多令人不安的消息把学生压垮,”Sullivan说。

 

联系Sophia Gardner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翻译Liya Ke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Ying Hua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