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ary of Veterans Affairs部长Kyle Kendall被通知要求在两周内离开

学生会会长Timmy Sullivan提出三个顾虑后,就开除了他

Collegian+File+Photo
Back to Article
Back to Article

Secretary of Veterans Affairs部长Kyle Kendall被通知要求在两周内离开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By Cassandra McGrath, Robert Canning, and Ying Hua

Hang on for a minute...we're trying to find some more stories you might like.


Email This Story






10月30日周三,在学生会会议中,退伍老兵事务所所长(Secretary of Veterans Affair)的Kyle Kendall宣布他被学生会会长Timmy Sullivan通知被开出,要在两周内离开。

根据该会议所纪要,参议员Jordan McCarthy提出了,“你为什么开除Kyle”的疑问。Sullivan回答说,“这不是诉讼此事的空间。我会在不同的场景中讨论它。”参议员Lauren Smith反问,“你不觉得开除内阁的成员有关学生会的事吗?” Sullivan回答说,“这的确跟学生会的事情有关。你可以提出要求和我讨论此事,也可以找副会长,或者要求会议的纪要。”

采访中,Sullivan说他认为这是人力资源的事情,因此应该通过公共性文件和私人讨论应对它,而不是在坐满人的场合中讨论它。

Kendall曾经当过Sullivan的内阁成员,做过学生会和学生退伍军人之间的联系员。Kendall在UMass的时候,有两次被派到科威特和约旦。回来之后,他必须重新申请麻州大学。

这学期较早的时候,Kendall被叫去接受绩效审查。这时候,Sullivan向Kendall提出两个顾虑。

“我收到了两个引起我注意,关于实施办法的报告,和Kendall专业人士身份有关。当行政部门的成员以专业身份代表总统的时候,有任何来自内阁部长们的事业,实施办法,消息让会长和副会长知道,确认它能体现他们的领导力和他们在学生会中的道德观,且表示他们想该如何经营我们的行政部门,是很重要的,” Sullivan说。

第一个顾虑是Kendall和麻州大学急救服务的关系。Kendall10月30日在学生会会议发言时,还有在接受访问的时候有提到过。

Sullivan和一个学生机构的经理见过面,那位经理提出一些关于Kendall的行为的顾虑,这行为是对他的机构内的学生。“学生因为我的职位,就怕可能会被学生会报复。这是因为我拥有的职位,”Kendall说。身为内阁的成员,Kendall当时在代表行政部门。

Kendall向Sullivan要了针对他的正式申诉,就被告知申诉来自麻州大学急救服务(UMass EMS)。他补充说明,“可是[申诉]没有提供任何名字。我尚未收到任何报表。”

“我对Kendall部长说的某件事,表示我相信他和该团体见面的意向是诚实的;不过,再次触及这次会话的冲击,学生了解的是向他们表达的消息[和我们想要表达的消息]不一样;对我们而言,这是令人不安的,[因此,我们] 就必须很努力的去确认那个关系在任何一方面都没有受损,”Sullivan说。

绩效审查上提出的第二个顾虑是关于停车券的问题。

“退伍军人事务所传统上和停车事务主任(Parking Director) Jon King合作。属于学生会的某人注意到停车券没有完全分给退伍军人的学生,而是分给不同的群体,分给本来不应该拿到这些票的群体,” Sullivan说。他也解释道,这些停车券是给退伍军人用,让他们在学校停车场停车,而且停车的分布是退伍军人事务所提供的。

“我能够听见他对那些事件的看法,我们也能够讨论并了解过去事件的对全体学生的冲击,”Sullivan说。

虽然Kendall被指控说给不是退伍军人的人提供停车券,但是他澄清说有一次他邀请不属于这个校园的人参加学生会的会议,自己付了这个人的停车费。他提供自己的银行明细表为证据。

十月,Sullivan又对Kendall有顾虑。

“我向财务部长Stacey Muanya和办公室主任Tamar Stollman两个人都要了正式的公开记录,”Kendall声称。

对于Muanya,Kendall要求去年的工资单记录“包括学生会给每个内阁成员为每个职位分布的时间,还有每个职位事实上记下来的时间的工资记录。”

对于办公室主任,他要求学生法律服务办公室机构咨询会(Student Legal Services Office Agency Advisory Board)的纪要。“对此,Sullivan会长给我发邮件说他们会满足那些要求,可是他必须要知道我的要求的重点是什么。”

Kendall以电子邮件回复道,“我正在要求这些记录所以我能够更有效率地服务我代表的学生群体和退伍军人社区;通过研究,我就可以对学生曾经可能提过的疑问和顾虑提供正确的回复。”

Sullivan回复说,“谢谢你。请你和我分享提起过的顾虑,也请你帮我和提起顾虑的学生联系。”

对此,Kendall回复说,“我不想要得罪你,可是坦白地说,这其实是我完全能够处理的事情,而且我一旦拿到我要求的记录,我就会这样做。我对此事已经没话跟你说。我建议你问任何关于这次的或未来的公共记录要求的作用或目的的问题前,先咨询学生法律服务办公室(Student Legal Services Office)和司法部长(Attorney General)。”

据我所知,[Sullivan]没有权利问[我为什么想要求这些记录]我是出于专业上的礼貌而那样做的,”Kendall说。

Sullivan不同意。他说,“内阁的成员是随学生会长意愿而雇的员工。不过我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当对于一个内阁成员的表现,或者关于工作要求的疑问,或者如果他们在做工作内容外的事情,我喜欢提供一个机会恢复,重新调整我们自己。所以我们会做所谓的表现审查,”即这两次后Sullivan做的事情。

Sullivan认为表现审查是非常成功的。

“完成那次的会议后,另外有一次发生这种事情。当时他在做一些项目,可是我自己都还不清楚那些是什么样的事业,”Sullivan说。“我试着打听这些项目的样子,也想要多了解它们怎么符合附例中制定的工作内容。内阁成员聘请的原因主要的是,唯一的是为了满足他们特别在学生会的附例中制定的义务,还推进学生会会长和副会长的策略指令。除此之外,必须收到我们批准才行。”

“我们只要求附例中没有包括的项目需要收到我们的批准。我们有了…一个会议,当时讨论每个人的附例和对在内阁中服务的期望。在那个会议中,我们很清楚的说明这点,”Sullivan说。

“我对Kendall部长帮助这些学生的这个事情没有意见,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他身为一个代表人员这样的表现,并能够帮助学生从学生会得到他们需要的消息。我只是想要了解我的职员在做什么样的工作,这样我就可以确认他们在对自己的事业负责任,也确认他们的义务符合工作内容的条件,”Sullivan继续说明。

Sullivan说他感激Kendall这时候的职业素质。

Kendall最终拿到了文件,可是他说他没有机会用该文件做很多事情因为拿到了以后,很快就收到两个礼拜的开除预告通知。“我把那些记录传给伦理和规定小组委员会,好让他们进行罢免的调查,”他说。

有人问他有没有兴趣上述开除他的决定,Kendall回答说,“我有兴趣这样做。”

同时,Sullivan已经公开宣布了这个职业的申请。

“当学生对我们的其中一个职员的行为有疑问,这是令我们非常不安的,因为我们要确认我们展示的这些人员是最好代表我们行政部门和学生会整体的价值观。”

联系作者Cassandra McGrath,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或关注推特@c_mmcgrath.

联系翻译Robert Canning,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Ying Hua,可发邮件至yinghua@umass.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