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对经济101的教学方式做出改变

大学经济课必须符合实际情况

Collegian+File+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对很多大学生来说,经济学入门课是他们生命里的里程碑。有人认为它是一门通识必修课,亦有人认为它是通往商界的大门。但是,经济学入门课的教学方式有一个共通点——不能反映实际情况。

经济学的价值本应在于它能解释联邦储备局减息带来的影响,为何会通胀,为何有人越来越穷,有人越来越富有。这些概念与广泛的因素有关,过度简化世情自然成为大学教育工作者手上最佳的选择。

可惜,在这些经济学101教材、课堂、讲座的背后却是一个基本缺陷的概念——「经济人」(homo economicus)。 「经济人」是经济学的其中一个核心宗旨,也是一种教条。简而言之,它假设人类都是自私、理性、物尽其用的个体。它的影响可谓无远弗届。事实上,我们都受环境影响,因此我们的头脑永远不会成为一台精准的计算机。坦白说,我们的脑袋基本上一片混乱。

哈佛大学教授 Raj Chetty 旨在改革经济学,特别是微观经济理论,将它从一个建基于原则和理论的学科改造成一个经验主义和敏感性的学科。他与另外几名目光一致的教授一起建立了一项名为「机会洞察力」(Opportunity Insights)的研究倡议,旨在追踪并整理有关美国社会和经济流动性的资料。Chetty的研究所涉及的内容则可另作深入探讨,但我们的目的是集中讨论 Chetty 如何改革经济教育。

因为Chetty和他的同事的缘故,哈佛现在加入了一门针对所有大学生的经济学入门课——经济学1152:透过大数据解决社会问题。虽然经典课程经济学101仍旧开放并继续受学生欢迎,Chetty 却在努力争取让经济学1152成为哈佛与全国大学的常态。狭隘性是经济理论的沉沦,更是社会科学的大忌。 Chetty 深谙此道,并以当今大热——数据来进行补救。

数据不是一切,但在数据面前,一切都会显露。数据可以被扭曲,被操纵,也会带着偏见,但最终它能告诉我们需要知道的关于人性的一切。传统经济学能提供一个通用框架,但无法结合不同人类行为的各种细微差别和跨文化差异。

Chetty 研究的不仅是数据,更是大数据。大数据与一般数据的区别在于大数据包罗万有,横跨类别、变量、例子、环境。这正是我们需要的。经济学家们必须考虑到作为研究对象的外群体和内群体光谱上的一切,避免再次堕入现今以偏概全的陷阱。

教授和研究人员通过Chetty细致的观点,得以高级技能装备学生,帮助他们以理论为基础,收集、分析、并整合数据,继而提出有趣跟有用的见解。当每一位经济学101的学生都能够从任何经济数据中提出相应的重要问题,才算是在课上学到了一些知识。

更全面的大学经济学方法将导致更全面的政策和社会互动方法。这些数据和这些数字将使我们对各行各业的人们产生意想不到的敏感性,这将指导我们制定更好的政策。我们亦不能一直批评经济学的所有,因为我们所学的一切都有价值。理论提供了指引我们的基本直觉,因此,与其将新意识形态强加于人,何不先审视经济学的基础,如此方能凸显箇中奥妙。

一个更全面的大学经济学教育将促进一个更全面的政策和社会互动。这些数据将赋予我们对各行各业前所未见的敏感度,从而为人民制定更好的政策。

联系Collegian专栏作家Anay Contractor,可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联系翻译黃棕揚,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陈杨奕,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