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车荒严重影响女性

全球车荒加上前所未有地少的议价能力使這個歧视女性的工业每况越下

Collegian+File+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我20岁的车上星期需要一样我一直怕要维修的零件——离合器。维修师傅报价总数$1500。我不能理解为什么要在一辆濒死的车上花那么多钱。

我的车选择在最坏的时候死去。 COVID19疫情引发了全球晶片荒,意味着全球车荒也在同步进行中。

一辆汽车会用到大概100个半导体执行监控轮胎压力、电池、资讯娱乐系统、后备镜头、安全功能等过百种必要的工作。可以说是制造汽车的必需品。

电动车及5G手提电话等高科技产品在疫情前已经逼使半导体工厂超载下生产。疫情使在家工作变成新常态,并鼓励人们购买高科技笔记型电脑,使情况进一步恶化。是次短缺对半导体供应链打击深远;汽车市场则还在恢复阶段。

看着眼前来自不同经销商的报价,我看见的是价格上调、被轻描淡写为「市场价格调整费用」的疯狂附加费、还有被迫购买一系列一向非必要的功能。一个经销商试图在我已经支付$2500的新价钱之后以$1000向我推销全天候地毯。这个推销员会向一个男人开出如此冒犯的价钱吗?

这就是性别歧视:支付的金额比标標价高已成新常态,但女性要支付更多。在正常的市场里买车对作为女性的我非常恐怖,因为我经常被小看,以至于我怀疑是否得到了与我的男性同龄人一样的价格。今天的车荒更是加剧了这种情况。

我去了一家本地经销商感受一下市场气氛。我能感受到推销员对我提起有关安全、可靠性、汽油里程、颜料颜色、内部装潢、以及资讯娱乐系统的问题感到不耐烦。推销员很多时候比较喜欢谈论引擎效能。有时候,那个推销员几乎好像不想向我推销那辆车。他没有主动带我参观车辆,没有主动提供车辆规格,也没有主动解释任何功能,就像他认为我在浪费他的时间一样。

我联系了许多外州的经销商的推销员,但他们都不愿意和我在电话里谈财务。我认为这是一种掠夺式行为,因为他们降低了我的格价能力,限制我在本地经销商之间作选择。我怀疑这与我的女性声线有关。推销员听到我的声线后认定我是一位年轻女生,一旦进店便会成为一只待宰的羔羊。他们认定我对汽车了解不深,不知道那辆车应该值多少。

有一个经销商的2022年本田Civic LX报价超过$31000(未加上税和杂费)。这是与价格亲民, 制造商建议零售价仅为$22350的2022年本田Civic LX一样的型号,意味着加上税和杂费后我要支付$33000。以超过$30000买一辆经济型小房车这个方案的确冒犯了我。他们会对我朋友群中的男生说同样的话吗?

买车经验还不够头疼吗?我还要出售我的「待修车」。听完我朋友们的故事后,我知道我单独卖车会碰到一定的困难。于是,我找了我的男朋友来帮忙。我们在面书市集里发布相同的照片,车辆规格,相类似的描述,相同的连接。我在头30分钟没有收到任何回覆,他却收到不少。我们卖得只有一辆车,有兴趣的人却有那么多,我想他一定能比我以更高的价钱出售那辆车。

可惜的是,汽车销售在疫情前就已经是一门腐败又歧视女性的行业。若再加上全球车荒,女性最终剩下的钱会比男性少得多。这件事体现了粉红税的问题:女性要比男性支付更多才能得到相同的货品或服务。

联系 Julia Oktay,可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或关注推特账号 @juliadoktay

联系翻译黃棕揚,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陈杨奕,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