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州大学餐饮: 不如不参与普林斯顿评论

参与并无益处

%28Collegian+file+photo%29
Back to Article
Back to Article

麻州大学餐饮: 不如不参与普林斯顿评论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By James Mazarakis, MJ Ma, and Mei Du

Hang on for a minute...we're trying to find some more stories you might like.


Email This Story






在全美排名最高的校园餐饮服务中可能会出现多少问题?随便问一个学生,他们都能告诉你。

在短短一个学期之内,争论就包围了麻州大学食堂(UMass Dining)的深夜食堂(Late Night)、营业时间的变化以及可降解纸杯的使用问题。这是一个反复出现的现象:麻州大学食堂宣布一项主要变动,变动立刻引发一片哗然的反响,然后食堂只能将这项新出炉的政策取消或者折衷。比如,在食堂决定减少提供可降解外带纸杯不到一周的时间里,该政策就在一直伴随的争议中自行取消了。

就像一个学生要保住4.0的绩点一样,麻州大学食堂需要竭尽所能维系自己在全美最佳校园餐饮的地位。但是,这真的值得吗?一方面,随着维系这些高质量服务的成本变得越来越突出,而另一方面,任何削减又因需要满足学生需求而受到限制,麻州大学餐饮服务面临无法做出决策的困境,不论是往更好或者更坏的方向。尤其是普林斯顿评论(Princeton Review)一直依靠学生调查来评定全国顶级的餐饮机构,所以,在餐饮服务的考量中,热点问题的关注一般优先于日常需求——而这恰恰可能是麻州大学食堂衰落的原因。

每两年举办一次的餐饮调查对负责人来说很重要。UMass Auxilirary Enterprises 的Christopher Howland在大学生日报的一篇文章中说道:“他们 (学生)是给我们打分的人。”总之无论如何,这些学生调查才是重中之重。普林斯顿评论的网站称,学校的排名“ 完全是基于学生在普林斯顿提供的调查报告中对自己校园经历的看法”。

因此,学校餐饮尤其重视学生们对热点问题的反应,比如像之前提到的可降解纸杯的外带问题。尽管纸杯的该不该由食堂提供仍待商榷,但学生们在社交媒体上带来的强大舆论压力使得食堂不得不重新考虑自身的决策。也就是说,本质上,麻州大学食堂任何决议都需要征得学生的同意;否则,他们无从把握学生在接受调查时究竟会怎么写。

在这些困境存在的同时,麻州大学餐饮服务的日常质量仍在下滑,并且仍未得到解决。我对本学期食堂服务的印象是工作人员需要竭力去保证食物和饮料有库存;在富兰克林食堂(Franklin Dining Hall),我遇到过一半的饮料都是空的情况。需求量大的食物很快就被取走,但是可能需要好几分钟才能得到补充,这种情况出现得比往年更频繁。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在一部近期的麻州大学生日报的纪录片中,学生们描述了他们遭遇未充分煮熟的食物以及面对逐渐下降的服务质量的经历。

这些经历仅仅代表了我们这些能够在学校享受美食的人的声音。无法在学校吃饭的人的意见则没有被普林斯顿评论的调查囊括在内;然而食品安全问题仍然存在,这是麻州大学餐饮服务最令人不安的问题。麻州大学餐饮如何能让他们的服务更加便宜并且保持他们一贯的良好名声?他们不可能削减任何实质性的东西而不面临争议,也不能寄希望于在食堂在扩充容纳空间之后,有更多的人可以带动收益,因为这在2020年新的伍斯特食堂(Worcester Dining Commons)开张前不会发生。因此,在满足一流标准的压力下,我们只能静观食堂的涨价。

需要澄清的是,学校餐饮所引发的骚动不是学生“暴动”造成的案例,也不是社交媒体的过分夸大——学生当然有权利就学校餐饮每项决议发表意见。而事实上,就每项具体的政策变动而言,对于学校餐饮所有那些引发争议的决定我都是不同意的。麻州大学食堂对于深夜开放时间的调整在改变校园文化的一贯的一大亮点,而富兰克林和汉普夏食堂(Hampshire Dining Commons)营业时间的减少使得学生们更难在晚上到食堂用餐。至于杯子外带的问题?没有外带的容器,我们从哪儿购买饮料可能比起可持续发展是个更需要关注的问题。

不过,学校的餐饮服务在决策上应该有自己的能动性,而不是在一切问题上顺应学生的所有要求。说到底,我只是在寻找美食和一个舒适的饮食环境。如果当天的服务令人满意的话,我并不介意富兰克林食堂晚上9点关门。如果有足够的员工在场的话,我并不介意餐饮的价格。如果我感到整体体验是在上升而不是下降的话,我并不介意没有一些可降解纸杯。

在这两难处境中,各方都面临着挑战。麻州大学食堂正在努力平衡他们自己的需求,而学生们正在寻求好的餐饮体验。直言不讳地说,赢得普林斯顿头筹反而将我们的饮食体验转变为一种公共关系的运作,而不是一项基本的服务。我们应该从明年评选的压力中解脱出来,直接脱离出竞争,而将目光放在更加重要的事上:便捷的、经济的、以及稳定的餐饮服务。有了这些,我们能为人所知的将远远多于普林斯顿评论所给的一个评价。

 

联系作者James Mazarakis,可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联系翻译MJ Ma,可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Mei Du, 可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