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默斯特学院为世界艾滋病日举办招待会

我们常常只在酷儿和跨性别者的群体中讨论艾滋病,但这一话题不应该只在特定群体中讨论

Back to Article
Back to Article

阿默斯特学院为世界艾滋病日举办招待会

By Sara Abdelouahed, Fengyue Zhao, and Jingjing Ao

Hang on for a minute...we're trying to find some more stories you might like.


Email This Story






为纪念世界艾滋病日,阿默斯特学院上于周四(12月5日)举行招待会肯定了艾滋病患者正在进行的艰难的斗争。

作为学期系列活动的最后一个活动,酷儿(译者解释附于文末)资源中心和健康教育团队共同组织招待会来纪念石墙暴动五十周年。访问学者Jallicia A. Jolly谈到了艾滋病的现状,着重讨论了当今在对于艾滋病的讨论中,会把有色人种的酷儿从社会中区分出来另外展开对话的现象。

据Jolly说,艾滋病是一种“不平等现象交叉的传染病”,其中包括无家可归者和贫穷户。Jolly在讲话结尾总结到,她认为特朗普总统在其任期间的决定带来了不良后果,包括特朗普削减预防艾滋病项目的资金,以及禁止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使用相关词语。

Jolly的讲话引起了人们的共鸣。对于Jolly的讲话,阿默斯特学院性尊重教育家Lauren Kelly说:“从社会不平等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她(Jolly)确实传达了当今世界我们面对艾滋病问题时还需面对的其他所有问题。”

Nayah Mullings是阿默斯特学院妇女与性别中心的主任。她在坦桑尼亚长大,那里的艾滋病文化与美国迥然不同。

“我在坦桑尼亚的时候,我了解到了很多相关事情,有关艾滋病,有关激进主义,以及有关在东非背景下发生过什么….但当我回到美国时,我十分震惊于很少有人去讨论这些事情,”Mullings说。“我们常常只在酷儿和跨性别者的群体中讨论艾滋病,但难道这种对话只能发生在这些特定的群体中吗?”

当经历了一位家庭成员因艾滋病去世后,Kelly说:“这个问题常常在她脑中萦绕,我感到它和我密切相关。”她解释说,正是由于对这种疾病的不断认识,她才越来越意识到艾滋病在今天这个社会上有多么普遍。

酷儿资源中心的主任Jxhn Martin认为世界艾滋病日在当今这个时代是特殊需要的,因为酷儿中的有色人种常常被遗忘。他们说:“最早的艾滋病夺取了一代人或者酷儿的生命,尽管它被认为是与顺性别(译者解释附于文末)的白人相关的疾病。”

举行招待会的Keefe校园中心的墙壁上挂着五颜六色的棉被画,每一片棉布上都传达着不一样的信息。“跨越名字的五校联盟项目棉被” 于1992年成立,是为了响应对美国造成巨大影响的艾滋病疫情。超过1000名学生为这项工作做出了贡献,他们发出的声音至今仍然真实。

酷儿资源中心每年都有纪念艾滋病日的传统,已经坚持很多年了。根据Martin的说法,他们的活动“通常是以讨论的形式,并且这可以追溯到90年代,那时学校会有盛大的晚宴。”12月5日的活动旨在提供学生艾滋病相关信息,如何防御艾滋病(比如男用和女用避孕套),以及在何处可以获得帮助。

 

【酷儿】(英语:Queer)用来统称社会上性取向或性别认同,诸如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等非异性恋者。

【顺性别】(英语:Cisgender)指性别认同符合他们出生时的性别指定的人

 

联系Collegian记者Sara Abdelouahed,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或关注推特账号@Sabdelouahed.

联系翻译赵丰悦,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敖晶晶,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