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人们:美籍墨西哥人之歌》描绘了移民的双重身份

伊莉莎・冈萨雷斯创造了一个生动的跨代故事

Foto+cortes%C3%ADa+de+la+p%C3%A1gina+de+Facebook+de+UMass+Amherst+Theatre

Foto cortesía de la página de Facebook de UMass Amherst Theatre

由麻州大学伊莉莎・冈萨雷斯教授与戏剧团体「拉丁烈焰」共同编写并演出的《被遗忘的人们:美籍墨西哥人之歌》可谓美妙动人、振奋人心。是次预演在4月7日开始,4月9日结束,其中歇露了遣返墨西哥人的跨代影响,尤其是对冈萨雷斯家庭里的女性的影响。 《被遗忘的人们》原是单一女性演员的戏剧,现在加入了冈萨雷斯、两名配角、约旦・麦纳尔、及维多利亚・塔巴日思。话剧取材自墨西哥「哥利多」(corrido) 的传统结构。 「哥利多」是一种以传说和说故事为主的戏剧风格。歇段则由马西・花斯基斯整合并演奏。

冈萨雷斯透过《被遗忘的人们》展现了美籍墨西哥女性在没有丈夫的帮助下独立照顾家人的勇气与困难。她对移民问题亦有所著墨,以显示墨西哥和美国双重身分。这部话剧描绘了美籍墨西哥人被不公平地看待为大萧条时美国经济崩溃的元凶而要面对的困难。这些墨西哥移民在毫无宪法根据下被强迫离开美国并返回墨西哥。很多美籍墨西哥人因此被迫两害取其轻,要么留在美国这个敌对又带种族歧视的环境,要么回到穷困且居住环境恶劣的墨西哥家乡。 《被遗忘的人们》专注于描写冈萨雷斯的曾祖母选择离开留在美国的丈夫,而带着孩子们回到墨西哥时撕心裂肺的离愁别绪。冈萨雷斯的祖母是美国公民,却在墨西哥长大,而且一直被身份认同问题困扰,亦会质疑自己的墨西哥血统。

这场演出的剧本和安排非常周全;话剧内容丰富之余亦不失娱乐性和触动人心的力量。演员们分身出演多个角色时台风依然不减。她们的身体语言,谈吐举止,声线都随着角色转变,各放异彩。冈萨雷斯饰演了三个角色,都在生命中不同的阶段。她能轻松地以活泼的高音饰演八岁的祖母。这些细微的改变使我们能够一窥每个角色心路历程与角度。冈萨雷斯饰演八岁的祖母时特意在「遣返」这个词上停顿,表达她祖母对这个概念的陌生。每个演员的努力和才华都得到充分体现,吸引着观众们的注意力。

《被遗忘的人们》的设计和服装,特别是布景设计和灯光,同样美的让人心醉。布景以一抹天空蓝并温暖的烛光照亮了舞台。演员们在演出中段打开了百叶窗,一副发光的瓜达露佩圣母的肖像画随之展现在眼前。话剧刚开始时,话剧厅里布满了想繁星一样一闪一闪的小白光灯。这一切都为演出涂上了一层精神色彩,也拉近了演员与观众之间的距离。服装选材优雅而实际,能明确区分角色。虽然简约的柔色长裙和平底鞋组合看起来相对一致,但它们的简约使她们在任何情况都能应付自如。冈萨雷斯不需要在服装上作繁复重大的改变就能迅速地在台上带上配饰以表示角色转变。这些対细节的执着和演艺才能一样描绘着冈萨雷斯家族的生活和他们面对的贫困。

这场演出其中一个最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由歌手艾丽娜・丽乐丝、乐手卢卡斯・梭罗沙诺和榆丽莎罗德里奎组成,才华洋溢的音乐组合。音乐歇段从另类的艺术角度展现剧情,传递了一众角色的挣扎。歌唱家们互相辉映,每个歇段里都充满了抑扬顿挫,时而活泼,时而凄美。总而言之,这些间断提供了一个了解故事人物的困境和内心世界的机会。

最后,《被遗忘的人们:美籍墨西哥人之歌》引人入胜,趣味十足之余还带着対历史深入见解。观众已能享受到歌曲、舞蹈、演戏等多重艺术震撼。千千万万墨西哥移民不为人知的故事透过这场演出得以被承认;冈萨雷斯与观众的连系无比紧密和温暖。

联系 Laleh Panahi,可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联系翻译黃棕揚,可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陈杨奕,可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