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州大学警局收到匿名消息,声称有一“危险黑人男性”,实为走路上班的大学工作人员

校园并未受到安全威胁

%28Collegian+file+photo%29
Back to Article
Back to Article

麻州大学警局收到匿名消息,声称有一“危险黑人男性”,实为走路上班的大学工作人员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By Hayley Johnson, MJ Ma, Feng Gao, Jonathan Heinrichs, Robert Canning, Mei Du, Jingjing Ao, and Ying Hua

Hang on for a minute...we're trying to find some more stories you might like.


Email This Story






星期五早上7点45分,麻州大学警察局接到匿名电话,电话声称有一“危险黑人男性”正沿着Whitmore行政楼的斜坡上行。麻州大学警局警长Tyrone Parham透露,此人携带着“几乎触及地面的背包”。

曾在大学以及残疾人部门办公室工作了14年的Reginald Andrade符合电话中描述的外貌特征。

Andrade有养成多年的作息习惯:工作日凌晨4点起床,5点45分左右走路到Whitmore放下东西,之后6点去健身房并于7点45分准时返回工作岗位。

据Andrade交代,他星期五当天穿的是三文鱼颜色的衬衫、灰色的长裤、黑色的鞋子,在从健身房返回工作岗位的路上,他右肩背着一个Under Armour粗呢黑色背包。

他的一天和许多普通人的一天一样,到办公室之后检查自己的行事历。在早上8点45分左右,Andrade在上过厕所回来之后,他发现两个穿素色衣服的男人要和他谈话。

Andrade说那两个人声称是UMass警局的侦探,并且开始问他问题。

“你今天早上几点起床的?”“你什么时候到学校的?”“你在健身房做了什么?”“Reg,今天到这栋楼的时候,你是不是看起来很危险?”

“刚开始他们并没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直问我问题。我就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 Andrade说, “我很冷静,镇定自若,我不知道他们在怀疑我什么。”

主管警官Parham说这一次非常巧合,麻州大学警局听到匿名信息的时间距离实际留言时间很接近。警官说:“通常而言,如果有紧急情况发生,很严重的话,报警人会留下联系姓名、电话等。一般报警人会拨打24小时执勤电话,或者911,或者是本地的545-2121报警电话。警局会全天侯接收这些电话。但这次的匿名电话有些不同,警局无法确定信息的真实程度,但警局从来都没有办法确定报警信息的真实性。”

Parham警官补充到:“基于匿名电话所描述的嫌疑行为,我们认为有必要即刻采取行动。我们重复了听了很多次匿名留言信息,认为是真实的。所以无论是谁匿名报警的,这件事都是真实存在的,因此我们有必要进行确认。”

麻州大学警局调查这件事的时候,封锁了Whitmore大楼,禁止任何人员出入。

警官继续说:“在搜查过程中,Whitmore楼中的其他工作人员也来询问发生了什么,警察告知他们并简单描述了情况。有一些工作人员反映他们清楚地知道描述的是谁。” 有工作人员告诉警察:“这个人每天都来上班,背着一个大背包……” 。所以很快警察就确认了有这样一个人在Whitmore大楼内工作的事实。

据Parham所说, 警局调查该威胁期间,Whitmore关闭了三十分钟。

“一旦我们发现我们怀疑的人,我们尽可能地用专业的方式去告诉他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以及接到的电话。询问的都是便衣警察,而且特意营造出一种比较放松的氛围,” Parham说, “我们不是要吓他,我们只是在确认。因为那时候我们的确被告知 ‘对,就是这位员工’,因此我们确实需要核实。”

麻州大学的标语之一是 “建立一个相互尊重的社区”。这个标语被写在校园的四周,包括Whitmore入口的一个牌子上面。

“今年我们非常注重师生人格和尊严的保障,这是我们工作的重心,”麻州大学战略沟通的执行董事 Ed Blaguszewski说,“最使我们担心的是这个事件的特殊性, 反映在这封举报电话本身上。描述得如此具体,是否在某种程度上是在故意刺激警察作出回应。”

“匿名打举报专线电话是很反常的,更奇怪的是提供了很多的细节,以至于让我们停下来思考:‘这个人给我们打电话会不会别有用心?我们不知道,但我认为这足够让我们怀疑”,他又说道。

Andrade把这个情况跟今年七月的史密斯学院校内的种族定性事件联系在一起。

今年八月Whitmore员工的团建原来会在史密斯学院举行。Andrade说更换地点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想去那个学院。

“团建地点更换的原因是因为我。因为史密斯学院曾经发生过种族定性事件,因此我特地提出我在史密斯学院感到并不舒服,如果要在那里住两天,我会感到不安。”

他说 “除了我以外,在我工作的同事从来没有被种族定义过。我是我们办公室里唯一的非裔美国男性。在Whitmore工作的男性黑人非常少。我想说的就这么多了”。

不过他也补充道,“麻州大学在全国的公立大学中,排列第26名。而如今有人从健身房出来的时候,还会被种族定性。”

Parham指出麻州大学警察局也无法追查匿名的来电。

“我们想要指认来电的人,并和他谈谈。这样,我们才可以多了解情况,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感到怀疑,使其打来匿名电话报警,” 他说。

据Parham说,他们推测匿名来电人可能是Whitmore 行政楼里面的工作人员。但是考虑到很多工作人员仅仅按照描述中就能认出Andrade,他们又不太确定。

Blaguszewski表示,“我们真诚地希望人们理解我们的回应方式是既迅速,又恰当的。然而对那些因为民族或种族背景而被针对的人,这样的事情的确让人不安。”

“其实,我们是单纯地是依据电话里的所描述的行为而行动的。有人常常带着健身包走来走去,也常常把健身包带进去办公室。但是当这些信息全部集中在一起的时候,警察的反应是无误的,可以说是快速、慎重而且专业的”。

作者联系方式:

Hayley Johnson : [email protected]; 推特: @hayleyk_johnson

翻译联系方式:

MJ Ma: [email protected];

Feng Gao: [email protected]

Jonathan Heinrichs: [email protected];

Robert Canning: [email protected]

编辑联系方式:

Mei Du: [email protected];

Jingjing Ao: [email protected];

Ying Hua: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