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刺】麻州大学是時候加入史密斯和曼荷蓮的七姐妹联盟

反正,谁还需要男人?

Collegian+File+Photo

Collegian File Photo

編按:以下为讽刺文章,內容仅供幽默,所有访問和人物纯属虚构。

随著冬季学期踏入尾声,霸道的家长们开始将目光转移到全国的大学身上。适逢麻州大学目前正在招收2026届的新學生,现在正是改革的好時侯。

男人们不能留在这里。

当然,男性有「社会价值」。理论上,这是一个好主意,但应用在现实时社会時,却不难发现潜在的负面影响。我们的记者发现,如果你随便找一个女孩,而问她与男人的负面经历,她能滔滔不绝。改革势在必行。

大一的Faye Minism (呂全綴) 表示与自称「伊森伯哥」的荣誉学院大一学生Jack Kauff (鄭爽) 有过一段不好的经历。根据Minism (呂全綴) 的话,她从匿名渠道得悉Kauff (鄭爽) 向他的朋友们在她背后说她的坏话。她向记者透露 Kauff (鄭爽) 声言她是对他有欲望的七个女生之一,更表示她不能从他的单字信息中意会到他沒有兴趣。

Minism (呂全綴) 一边说,一边展示着Kauff (鄭爽) 发给她的论文:「他发了几段长文给我,然后,在我还沒來得及回应時,他又发了两次讯息給我。你來找找所谓的單字回应,我是找不到。」

我们邀请了辅导与心理健康中心的心理学家Apt博士来评论这种行为。Apt博士说:「这种男生在大学校园很常见。他们认为所有与他们说话的女生都愛他們愛到死去活來,无时无刻都想着得到他们的注意。」

听完Apt博士的报告,Minism (呂全綴) 说:「嗯?只有七个女生跟他说过话?」

大二戏剧专业的So Dun (甄欣苦) 跟大三的Willie Stopp (李檜庭) 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根据Dun (甄欣苦) 的话,Stopp (李檜庭) 与每一个在数学131课里的女生都调过情,但随后会提起他有多么想念他的前女友。Dun (甄欣苦) 也认为Stopp经常妄加判断。

Dun (甄欣苦) 继续说:「有一天,他一边跟着Taylor Swift 的节拍跳舞一边跟我说我应该放弃戏剧,读一个『真专业』。他让我不要攻读艺术,但他自己却在享受艺术。合理吗?这簡直是颠倒黑白。」

Apt博士解释:「这是典型的「优越感」。唯一的解決方法是不断得折磨他,直到他的优越感变成自卑感。这更容易处理。」

如果听完这两段故事后你还不相信男性已经过时了,那么接下来的故事会让你心服口服。

大三的Syc Antired (林史前) 与自称「男言之癮」Jay Walker (韋法) 。Antired (林史前) 声称Walker (韋法) 认为对女性做出不当的评论没有什么大不了,因为「这只是一个习惯」。一但女生们告诉他那不是习惯时,他请女生们帮助他除去恶习。

当被要求对此发表评论时,Walker (韋法) 说:「我只是在开玩笑。说实话,我觉得她对这些玩笑太敏感了,我不太担心。」

当Walker (韋法) 得悉记者將采访Apt博士时,他坚持要在场确保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Walker (韋法) 在整个採访过程中一直称呼Apt博士为「甜心」,打断了她七次,指以她的人际关系技巧绝对能胜任秘书一职。

记者们当时需要阻止Apt博士和他们自己狠揍Walker (韋法) 的冲动。采访结束后,Apt博士坐在她的办公室里喝消毒剂,而Walker (韋法) 询问记者们是否她适逢「每個月的那几天」。

这就是我们希望代表麻州大学的人吗?我们没必要把他们留在校园里。把他们換成垃圾箱反而可以美化校园。校园必定更清洁,更写意。除了没有性别歧视外,人们几乎不会注意到有什么不同。

麻州大学是时候铲除男性。为了昭雪我们坏名声之耻,男生们必须要走。我建议把他们送到汉普郡学院进行改正。男生们,是时候回到属于你们的地方了。

联系Collegian记者Asha Baron,可发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联系翻译黃棕揚,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联系编辑陈杨奕,可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